一起纠纷牵出医院外包科室内幕

11月5日,生活日报记者得到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显示,甲方济南国医堂医院将癫痫科门诊的经营运作权交给乙方进行运作,并从每月营业额中收取管理费。 据了解,早在2006年,卫生......

  11月5日,生活日报记者得到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显示,“甲方”济南国医堂医院将癫痫科门诊的经营运作权交给“乙方”进行运作,并从每月营业额中收取管理费。

  据了解,早在2006年,卫生部就明文禁止各地医疗机构对外出租承包科室。济南国医堂医院负责人介绍,对外出租科室经营运作权,是院方一种吸引投资的方式,院方能保证医疗人员和医疗机构资质,并能保证患者生命安全。

  “甲方将其癫痫科专科的经营运作权交由乙方”,“乙方按专科每月营业额的5%向甲方交纳管理费”……11月5日,苏国力(化名)向记者出示了这样一份协议书,协议书显示,苏国力承包了济南国医堂医院癫痫科的经营运作权。

  苏国力说,他向济南国医堂医院承包癫痫科经营权,始于2013年6月15日。当时,该院癫痫科门诊有两个,分别位于二楼和三楼。苏国力承包了位于二楼的门诊,位于三楼的门诊则由院方负责经营运作。合作一年后,双方协议将两个门诊合二为一,由苏国力承包经营运作权。今年5月16日,双方正式签订了相关协议,期限为一年。

  根据苏国力提供的协议书,“甲、乙双方经协商一致,同意由乙方全权负责甲方癫痫科专科的经营运作”,“甲方将其癫痫科专科的经营运作权交由乙方;乙方在甲方管理下、合理利用甲方的条件,对癫痫科专科进行经营运作”。

  “签订协议前,济南国医堂医院还有几条苛刻要求。”苏国力说,院方要求他们必须以3万元的价格购买之前的医疗器械和设施,并接手原有两名工作人员。

  按照协议,苏国力需要向院方交纳两部分管理费。其中一部分是固定的,“每季35000元,乙方应于每季季末10日之前向甲方交纳下季度管理费”。第二部分是浮动部分,苏国力应按门诊每月营业额的5%交纳。

  《协议书》对第二部分管理费专门进行解释,“每间房屋每月至少保底按拾万元计算。当月科室每间收入不足拾万元时,按拾万元标准收取浮动管理费;超出拾万元按实际收入计算。”

  “按照这个规定,我们其实是有经营压力的,完不成10万元任务,我们就得赔本。”苏国力说,除了管理费外,他还要交纳2万元风险抵押金,并向院方交纳导医费、卫生费、药房人员费、水电费、地下药库费等其他各种费用,每月共计1万元左右。

  “医院对外声称我们是医院工作人员,但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医院就会翻脸不认人,一切由我们负责。”苏国力介绍,《协议书》是一个不公平的协议,要求如果诊疗过程中发生医疗事故或医患纠纷,一切后果及责任由他们承担。

  “更过分的是,协议规定院方之前所有患者的责任也交由我们负责。”苏国力说,《协议书》要求他们承担了很多责任,有些是他们无力也无法承担的。

  “比如说,院方要求我们购买的那些医疗器械不合格。”苏国力说,医疗器械中有一台脉冲仪器,并不是由正规厂家生产,很容易出现医疗事故。

  苏国力还提到,院方卖给他们的癫痫科用药价格昂贵,比他们预计的价格还高出很多。“我们都不敢卖,怕出事。”苏国力说。

  按照签订的《协议书》,苏国力与济南国医堂医院的合作应于2015年5月终止。那么,苏国力到底因为何事要与东家撕破脸,并对其进行揭发举报呢?“主要因为院方嫌我们挣钱少。”苏国力介绍,院方于7月25日提出终止合同,扣押了他们两个月13.5万元的营业额。

  那么,济南国医堂医院到底是否存在对外出租承包科室的行为呢?下午5时许,该院负责人南云生介绍,对外出租科室经营运作权,其实是医院一种吸引外界在医院投资的方式,院方有能力保证医疗人员和医疗机构的合法资质,并有能力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此外,南云生称,苏国力手下一名员工此前是医院一名员工,后来该员工离开医院后,竟然以医院名义私自对癫痫患者销售药物。“一些病人向我们反映后,我们才发现了这个员工的违法行为。”南云生说。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6年,卫生部就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医疗机构严禁出租承包科室,并根据有关行政、卫生法律法规和《卫生部关于加强卫生行业作风建设的意见》等规定,对违反规定的医疗机构严肃查处。

  据记者了解,医疗机构将科室或房屋承包、出租给非本医疗机构人员或者其他机构并以本医疗机构名义开展诊疗活动的,应该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相关规定予以处罚。这是因为,医疗机构出租、承包科室就等于转让、出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上一篇:药品纳入英国国民医疗体系:因为癫痫病治疗方法非常少 下一篇:南医三院南方癫痫研究所成立

水果沙拉

香煎蛋饺怎么做
陕西饮食文化
电饼铛制作的食谱大全
春节家宴十大菜式
鸡蛋糕怎么做才好吃-
奶茶